第二章超常进化(37/132)

2020-06-04

御翔天在入狱前的十几年里从来没作过梦,那时候他以为作梦是童年幸福的人才有的特权。但是当他在入狱半年后的一个雨天,为管教的孩子到树上抓松鼠而被雷击后,奇怪而恐怖的梦境便开始夜夜缠绕着他,几近让他精神崩溃。也是从那时候起,他才变得越来越冷酷,越来越有野心,直到他制定出那份未来计划,梦境才忽然消失不见,于是他更加认定这份计划便是自己内心的真正渴望,只有努力去实现它,才能让自己不再噩梦缠身。可是眼前,他又有了那种如坠梦中的恐怖感觉。当他抓住金属手提箱的时候,一种迷离不清又阴森诡异的心情猛然袭上他的心头。他觉察到这种心情来自自己的意识深处,是自己的某种思想观念在作祟,但是自己却又极其讨厌这种观念,彷佛人心善恶之间的挣扎,让他陷入极度矛盾之中。此时的他已然紧闭双眼,静沉在深海之中,完全忘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,就像睡眠般无知无觉。一个小时过后,一艘不明国籍和型号的潜水艇向沉船位置潜来,而御翔天仍然没有苏醒的迹象。忽然,亚神战甲自行启动了位于他脚部的等离子喷射发动机,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向既定的方向驶去。噩梦仍然继续着,御翔天根本无法摆脱那种阴暗的思想,只能任由它逐渐占据自己的头脑。这种思想里充满了毁灭与侵占、憎恶与破坏,似乎这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它的仇视对象,甚至连自己也包括在内。御翔天在狱中的时候曾经饱受这种思想的折磨,此时更是超越当初千百倍的深刻,不过他的人性仍然坚持己见,没有随波逐流地任其侵占。当这种思想越来越强烈,直至发展到让他即将妥协的时刻,梦境忽然消失不见,他立时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正在海底飞速前进。金属手提箱上的生体力场已经耗尽消失,强大的海压将箱体压迫的逐渐变了形状,即将面临解体的危险。御翔天见状连忙向战甲发出指令,向海面迅速升去,然而在他即将升至海面时,手提箱还是断裂解体了。御翔天抱着解体的手提箱,直接冲出海面飞到空中,然后向最近的一个海岛急速飞去。他现在急于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影响他的思想,箱子里的东西便是最直接的说明。几分钟后,他落在一处只有几百平方公尺的礁石上,并小心地打开断裂的手提箱。箱子的金属外壳十分单薄,所以抗拒不了巨大的水压,里面倒是有一层完全密封的树脂隔离箱,不过仍然遭受了严重的损伤。隔离箱里并排放着三个虫卵状的透明物体,此时已经有两个被水压挤裂,流出了散发着绿色莹光的不明黏液。最后那个虫卵虽然尚未破碎,但是表面也出现了细密的龟裂。御翔天将那个即将碎裂的卵状物体捧在手中预测推荐,仔细观察了许久预测推荐,也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预测推荐,最后他打开战甲的物质波探测器,对物体进行了详尽的扫瞄分析,发现这个物体里面只是一团性质不明的能量,而不是任何元素基的物质。他可以肯定,先前对他的精神影响必然来自这三个卵状物体,可是这些未知的能量,又与他在狱中的噩梦有什么关系呢?长时间的思想挣扎,让他在精神上感到十分疲惫,所以他在徒劳无功后,便盘膝坐在礁石岛上,运转起太极功进行精神休憩。为了防止卵状物体被海风吹落海水,他将物体捧在手里,端放在腹前,准备运功完毕后再做研究。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在这时候发生了。就在太极功在周身不断运转时,卵状物体突然破裂开来,并流淌出蓝色的黏液。御翔天虽然手捧物体,却丝毫没感觉到黏液已经充满了手心,黏液流至他的掌沿,却没有继续向下流淌,而是团做一堆,随着太极功在手掌经络中的运行方向,形成了一股旋转不休的液体球。液体球越转越快,并发出强烈的光芒,最后球体由中心开始发生变化,演化成一团太极鱼状的能量体。御翔天的身体内部也同样发生了异常的变化,原本正常转化能量的腺粒体忽然停止了功能,运行在全身诸脉中的太极内息逐渐向手掌上的脉络涌去,并溢出手掌,在双掌之间旋转不止。御翔天将内视功能转移到手掌部位,却只能看到一团氤氲翻滚的能量漩涡包裹着双手,漩涡的中心隐隐形成一个太极鱼形状,一股陌生而强大的能量在其中盘旋不休,并强烈地吸纳着太极内息。这时候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手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那种如坠梦中的感觉又侵袭而来,只是没有了一贯令他讨厌的阴森思想。终于,御翔天感到全身的太极内息全部被吸出体外,一种难以形容的空虚感立时充斥全身。想起先前思想上的抗争,他意识到这股陌生的能量就是噩梦的来源,所以他立刻集中全部精神,试图控制太极内息回转体内。太极内息应念而动,却被那股能量死死吸扯住不放,御翔天连续努力了几次,都无功而返。就在他失望无奈之际,那个由陌生能量形成的太极鱼,忽然激发出他的灵感。“既然这股能量是以太极鱼形状运转的,便说明它也受到了太极内息的影响,所以也必然具备太极功的独特性状。”想到这点,他连忙转换冥想方式,将向回扯拽的意念转为推波助澜, 福建快3开奖网站引导太极内息在陌生能量中独立运转翻腾。这种冥想正符合了“其大无外,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其小无内”的上乘法门, 吉林快3如此运功方式, 吉林快3走势图反而提升了他的内修层次。随着太极内息的越发流畅,陌生能量开始受到影响,被带动着以同样的方式运转起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两种能量已经完全融合无间,不再分得清楚明白,于是御翔天开始试探着引导这股新能量流回体内,虽然还有些勉强,但是一股细细的能量还是重归经脉,进而在全身流转起来。当这股新能量流转到脑部盲区的时候,潜伏在其中的精神内息忽然千百倍地活跃起来,并溶入其中,成倍地加快了能量的运行速度。御翔天蓦然醒悟过来,他连忙引导精神内息来到能量团中,立时引发了一场狂猛的能量风暴。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精神内息虽然能够引导这股新能量加快运转,但是它本身也因此千万倍地壮大起来,如此遽然形成的庞大能量流,必然对他的经脉造成无法想象的冲击。这时刻,他觉得万箭穿身的痛苦也不过如此,被挤压的经脉血管如泥鳅般不断蠕动扭曲,那种皮肤尽数撕裂的痛楚,简直比任何酷刑都让人难以忍受。当精神能量再次运行至脑部的时候,盲区的脑细胞立时活跃起来,各种幻象伴随着裂脑的痛苦纷繁而至,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。就在新能量完全被吸回体内时,他的脑海里轰地炸响了一个惊雷,立时将他震昏过去。再度转醒后,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沉浮在海水之中,繁星点点的夜空看上去那样清晰璀璨,彷佛伸手便能摘下般的低垂。好半晌,他才想起先前的事,连忙凝神内视体内,一个崭新的内息世界便展露在他的眼前。此时的太极内息明显被改变了性状,经脉中运转的不再是涓涓细流,而是一种高密度的能量流体,流体在运行至脑部时,与盲区不断交换着特殊的精神能量,并在全身的循环中逐渐得到增长。腺粒体的能量转换也不再是熟悉的样式,每个细胞中的腺粒体都长出一对犄角状的部分,养分在进入细胞后,首先被腺粒体转化成新式能量,然后在犄角的尖端被压缩成高密度能量,最后精神能量和物质能量分别由两个尖端放出,结合一起后再汇集向附近的经脉。御翔天知道这一切的改变都源自那个卵状物体,客轮受到攻击也是这般原因,他现在无法预估这种改变是好还是坏,但是目前看来,预测推荐他已经因此获得了难以言喻的能力。首先他对盲区的内视已不再困难,那里的脑细胞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样式,传递着各种生化介质,细胞的腺粒体异常巨大,所交换的能量也是难以名状的精神能量。其次,他感到自己对亚神战甲的控制已经提高到新的层次,近三分之一的未知功能开始自行启动,如此情形无疑说明他已具备了超常的精神能力,只是还不清楚这种能力表现在哪个方面。他对自己的改变进行了一番仔细的分析,却始终找不到其中的原因。那个卵状物体到底来自何方呢?难道也是来自天宫吗?百思不得其解后,御翔天还是决定先赶赴日本,去实施自己的计划要紧。为了加快进程,他采取了飞行方式,并启动等离子喷射发动机,以最快的速度掠海飞向横滨。御翔天首先要找一个适当的日本人身分作为掩护,以他在千代料理店从师横守敬一的经历,横滨是唯一的选择。临近东京湾时他沉入海中,潜游向横滨海岸。如此做法倒不是怕被日本海岸线上的雷达监测站发现,因为亚神战甲的反探测能力,完全可以将他模拟成一只海鸟的形态,但是逐渐密集的船只却增加了被人们目视到的危险。最后,他从郊区的一处偏僻海岸登陆,并收起神羽飞行器,又将亚神战甲恢复成飞刀服的样子后,才向附近的小镇走去。横滨是日本最大的海港城市,横滨港贸易额位居全日本第一,远洋运输在世界上也占有重要地位。御翔天登陆的这片海岸,正好属于一家大型船舶制造公司,为了工作上的方便,员工宿舍区都集中在码头附近沿海而建,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。镇上还设立了许多远洋贸易公司的分支机构,相关的产业也十分繁盛,是小镇重要的辅助经济来源。御翔天在飞刀服里还放有几百美金,他先到小镇的银行将美金换成日元,然后到镇上唯一的服装店买了一套牛仔服和一双运动鞋换上,最后才在店主异样目光的注视下来到公路旁的车站,等候开往横滨市的客车。就在他一边等车,一边观赏眼前的异国风情时,三五个船厂员工打扮的人沿着公路向这边走来。“哎呀!这不是御首云少东家吗?你这是赶往横滨参加高中毕业典礼的吧?听说你考上了东京大学,我们‘御首船业’这回终于有了东京大学的学子啦!哈……”一个精瘦的中年渔民忽然走过来向他笑问道。未等御翔天有所答复,旁边的一个青年紧接着说道:“浩二,你认错人了,那不是御首云君,不过这位先生长得确实很像他……”御翔天闻言心中不由一动,心道:“这世上外貌完全相同的人除了双胞胎外,机率不过十亿分之一,难道自己真的碰巧遇到相像的人了吗?那也实在太巧合了!”此时一辆公路客车正好开来,他忽然决定要看看这位与自己相像的人,于是他也没有上车,反而向那个名叫浩二的人问道:“请问,这镇上真有与我长相一样的人吗?不知道他住在哪里?说不定他就是我失踪多年的弟弟呢?”未等浩二答话,旁边的青年抢先答道:“要不是我和御首云君从小玩到大,对他的相貌特别熟悉,连我也会误认为你是他呢!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,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。不过据我所知,御首云君可是御首董事长的亲生独子,不可能是你失散的弟弟。”浩二也点头说道:“是呀!御首云君还是我老婆亲手接生的,不可能是你的弟弟。不过你是不是和御首家有什么亲戚关系?”御翔天微微一笑,行礼道:“实在麻烦你们了。不过我还是感到很好奇,很想亲眼去看看,希望你们能体谅我这种心情。”这几个人闻言后七嘴八舌地议论一番,才为他指明去御首家的道路。原来御首家族就是日本重工业集团──御首重工的拥有者,御首云的父亲御首丰鱼是船业制造公司集团的董事长。追溯御首氏的家族历史,在德川时代,御首在京都地区还是非常有势力的大名,如今他们已经发展成为包含多种制造业的重工集团,实力在全日本也能排进前十名。御翔天先在镇上找了一间旅馆住下,通过与店主的攀谈,他大致了解了御首家的相关情况,这才趁着夜色潜进御首宅邸。御首宅邸建在一座小山上,占地宽广,环境优雅,不愧是这里的首富。虽然庭院里养了四五只护院狼狗,但是亚神战甲的“超频波发射器”,足以让任何动物瞬间昏迷不醒。通过物质波探测器,他找到了有人居住的正房,只是宅邸的主人似乎谈兴正浓,客厅里一直亮着灯,响亮的斥责之声更是不断从里面传出。于是他悄然潜到客厅的窗下,也不用窃听装置,便清晰地听到里面的激烈争论。“你要是不去东京大学念书,你就不再是御首家的子孙,有能耐你就用自己赚的钱去念船舶学院吧!”一个低沉而苍劲的声音大声斥喝道。“父亲不也是在船舶学院念的大学吗?难道我们御首家族不是靠制造船只发展起来的吗?我去念船舶学院又有什么错误?”一个年轻的声音轻声争辩道。“现在和过去不同了,制造业并不需要一个只懂得造船的人来管理,只有在政治上获得扶持,我们御首家族才能有更宽广的发展前景啊!”中年人忽然委婉地向年轻人解释起来,似乎想以此打动这个与自己一样顽固的儿子。“说到底还不是搞政治吗?我……我最讨厌的就是政治,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理想和奋斗目标吗?父亲!”年轻人有些哭腔地说道。“混蛋!我们御首家怎么会生出你这种没有责任感的懦夫?你是我的独子,必须为家族的发展做出牺牲,难道你要御首重工都落入那些外姓人的手里吗?这是你的宿命,你必须要照做。”中年人不容置疑地强硬说道。“可是……可是我已经报考了船舶学院,并且收到了录取通知,至于东京大学,我……我根本没有考虑过……”年轻人刚刚说到这里,便被父亲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。“你这个不孝子,立刻给我滚出御首家,以后你再也不是我御首丰鱼的儿子……”中年人愤怒地咆哮道。随着门户的开启,一个年轻的身影捂着脸颊跑了出来,向面临大海的山崖跑去。御翔天想了想,紧跟在他的身后尾随而去。御首云站立在海风凛冽的山崖上,眺望着远方不断翻滚而来的乌云,无言地流着热泪。那是即将形成的夏季台风,伴随它的经常是十五级以上的海啸。他的心情便与这台风一样,狂乱而无序,此时他除了极度的破坏欲望外,再也没有其它的想法,而这种破坏的目标正是他自己的身体。他从小便在父亲的计划下长大,每次获得优异的成绩,都得不到父亲的任何肯定,但是只要稍有落后,便会受到无情的惩罚。那年寒夜,御首云被罚在庭院里跪首忏悔时,便生出了自杀的念头,只是每当他站在这里眺望无边的大海时,他都会被大海那无垠的广阔胸怀所感染,所以他坚持下来,立志有朝一日能够彻底投入到海洋的怀抱里。可是现在,御首云连这点理想也实现不了,那逐渐形成的风暴,似乎也见证着他正要进行的自我毁灭。终于,他闭目纵身跳下山崖,毅然舍弃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忽然,他感到身体一紧,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猛然拎住了他的衣领,将他重新带回崖顶。他睁开双眼,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飞舞着的天使,那黑色的羽翼和银光闪烁的盔甲,向他展示着天堂的召唤。他失声痛哭,跪倒在崖顶,双手合十祷告。虽然家里人都信奉佛教,但是他却偷偷信奉着上帝,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上帝曾替世人承受罪过。眼前的景象,无疑是上帝的显圣,这黑色的天使虽然不是传说中的白色,但是看上去却更加威严与圣洁。“御首云,不要因为人生暂时的挫折而放弃生命,自杀的人永远要沉沦于地狱,天堂是不会接受一个不敢面对自己的信徒。”御翔天一看他的表现,就知道他也是一个基督信徒,所以如是说道。“圣主啊!请原谅我的懦弱,请给我生存的勇气,我的愿望只是想在大海上翱翔,我无法忍受陆地上的肮脏和狭隘。”御首云流泪说道。“上帝的子民只要真心忏悔,便会永远得到原谅。现在你赶往镇上的‘百川旅店’,便会看到圣主的奇迹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御翔天立刻振翼飞走,眨眼间便没了踪迹。御首云抬头看去,已不见黑天使的踪迹,远方的乌云越涌越近,他却彷佛看到了阳光般的明亮。“百川旅店……圣主的奇迹……原来上帝真的这样伟大!”他默默地想着,不再为生活感到绝望。

  来自微信公众号:花滑花花

,,天津11选5